扎克:爲什麼我離開(aeternity)?

作者:扎克-赫斯, Zack Hess https://github.com/zack-bitcoin/amoveo-docs/blob/master//why%5FI%5Fleft.md

Read in English

2017年8月1日 在reddit上討論這個問題

  • 發生了什麼事?我離開了Aeternity。你們中的許多人一直在想,爲什麼我最近這麼安靜。通常情況下,扎克喜歡談論自己。爲了我自己的安全,我一直等到遠離Aeternity團隊的其他成員。
  •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?我很年輕。我認爲誰擁有 “Aeternity “公司並不重要。直到代幣銷售結束後,我才發現誰擁有Aeternity,所有的7700萬美元都被Aeternity的所有者控制。

我爲Aeternity做的事情。

  • 我發明並實現了圖靈完備狀態通道。
  • 我發明並實現了鏈外市場,這是Aeternity的殺手級應用。
  • 我發明並實現了一個預言機(oracle)機制,其效率比競爭對手高了好幾個數量級。
  • 我發明並實現了Aeternity治理機制,用於更新區塊大小和區塊回報等變量。
  • 我回答了技術問題。
  • 我在Aeternity白皮書中提出了這些想法。
  • 我Aeternity提供了技術培訓。
  • 我爲Aeternity實現了一個Merkel trie數據庫。
  • 我爲Aeternity實現了一個帶有編譯器的虛擬機。
  • 我寫了Aeternity測試網。
  • 我在測試網的基礎上編寫了閃電網絡。
  • 我在閃電網絡中寫了一個鏈外市場。
  • 我幫助Aeternity從ICO中籌集了超過7700萬美元。
  • 我舉辦講座,我飛到各地去採訪人們。
  • 我背誦了臺詞,並在《永恆》電影中擔任了演員。
  • 我做過軟件開發的現場直播。
  • 我維護了9個多月的testnet和github。
  • 我讓Aeternity使用我的名字。

  • 我應該合理地得到什麼。

籌集資金的團隊有大約6名成員。在這6個人中,我是唯一從事技術工作的人。由於這是一家技術創業公司,我應該至少控制這筆錢的一半。我應該決定Aeternity在開發技術方面如何使用它的資金。我應該決定僱傭什麼樣的程序員,以及應該從事什麼樣的工作。相反,Aeternity的匿名所有者正在決定如何使用這些錢。

  • 當時我願意爲之付出多少努力。

    • 大約350萬美元,我願意專門爲Aeternity工作。
    • 大約170萬美元,我願意使Aeternity安全,並在Aeternity上非排他性地工作。
    • 大約30萬美元離開Aeternity, 只要Aeternity不使用我發明的技術,。
  • 致Aeternity的投資者。

    • 我非常抱歉,這種情況發生在你們身上。你們中的許多人被騙了,因爲我先被騙了。我不應該讓自己上當受騙。我向你們道歉。
  • 時間軸

2015年1月- 我開始爲最終被稱爲Aeternity的區塊鏈編程。當時,它被稱爲 “飛狐”(Flying Fox)。我爲這個區塊鏈發明了圖靈完備的狀態通道,我還做了必要的研究,以便能夠建立Aeternity預言機(oracle)和治理。

2017年3月- Aeternity告訴我,我是創始人,將是Aeternity中收入最高的,而且我將控制至少10%的預算。

5月–我不斷提出我想得到多少報酬,並要求看看預算是如何計劃的,以確保我能夠得到報酬。Aeternity的老闆說,我們將在 “明天”,或 “在我旅行之後”,或 “在我睡覺之後”,或 “以後 “再討論這個問題。Aeternity的老闆說,如果我向社區提及我與Aeternity的關係有多麼不穩定,Aeternity就不會付給我任何錢,Aeternity會起訴我要求賠償。

6月–募集的資金已經收到。其他程序員定期得到報酬,但我仍然沒有得到報酬。所以我就罷工了。我不再回答技術問題,也不再幫助Aeternity的軟件。我要求Aeternity和我就如何獲得報酬達成協議。

8月- Aeternity的老闆告訴我,我不是一個創始人。老闆告訴我,我是一個初級erlang程序員,他已經有其他更有經驗的erlang程序員想爲他工作。老闆告訴我,Aeternity對使用我發明的任何技術或我編寫的任何軟件不感興趣。因此,他問我,在這種情況下,我認爲多少錢纔算公平。我很高興得到30萬美元的報酬。如果Aeternity不想使用我的技術,那麼這就意味着我失敗了,所以我願意接受少量的報酬。 Aeternity的開發者仍在研究我發明的技術。Aeternity仍在向公衆描述自己使用的是我發明的技術。我認爲Aeternity的所有者在對我撒謊。Aeternity想使用我發明的技術而不付錢給我。

8月17日- Aeternity公司終於提出了一個讓我滿意的聘用條件。在商談我的就業問題的過程中,Aeternity的老闆一直在問我技術問題,而我的誠實回答讓他很生氣。他希望宇宙以不同的方式運作,他指責我這個壞消息的傳遞者。Aeternity的老闆對技術上的限制非常不滿,他對我做了一些事情, 既嚇到了我,也讓我身體上受了傷 。我不再覺得和這個人一起工作是安全的。一個星期後,我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。 Aeternity的老闆是一個會懲罰那些告訴他不舒服的真相的人的人。因此,老闆不可能瞭解技術,也不可能僱用瞭解技術的人。 在這次可怕的經歷之後,Aeternity的老闆和其他三名員工立即聚在一起,向我施壓,要我簽署一份合同,同意不談論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。他們告訴我,除非我簽字,否則我不會得到報酬。合同說:“扎克同意他所有的工作價值30萬美元,Aeternity不欠他什麼”。“扎克同意永遠不說關於Aeternity的事情,否則Aeternity可以起訴他要求賠償”。我還沒有簽字。 我覺得找警察會是一個錯誤,所以我沒有這樣做。我是在一個我不懂語言的外國。老闆懂這個語言。他們威脅說要賄賂警察,以虛假指控逮捕我。每個證人都是僱員。Aeternity已經有了一個龐大的法律團隊。我有很多嚴重的過敏症。如果我被外國警察關押的時間足夠長,我可能會死。 在恐懼的狀態下,我很難編程。我不能和那些讓我有這種感覺的人一起工作。我停止了與社區的交流,因爲我害怕我的人身安全。

8月- Aeternity的律師花了5天時間與我談話,懇求我簽署合同。我想知道律師每小時能拿到多少錢。他一直在說 “這份合同只爲你扎克,對我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“之類的話。

Aeternity僱傭了一個 “新的CTO”,就好像我從某種權力中退下來一樣。在私下裏,我是一個沒有報酬的 “初級erlang開發人員”,對資金的使用沒有控制權,基本上是一個實習生,但在公開場合,我是 “技術負責人”。Aeternity在沒有給我任何權力的情況下這樣使用我的名字是不公平的。這是一個詭計,這樣他們就可以把他們的錯誤歸咎於我。

9月- 我已經離開了歐洲。我在一個安全的地方。我終於感到足夠安全,可以再次與社區溝通。

  • 下一步是什麼?

如果Aeternity要使用我發明的技術,而他們又不願意付錢給我使他們的軟件安全,那麼我獲得報酬的唯一途徑就是爲那些想攻擊Aeternity的人出售零日漏洞。我不打算做任何違法的事情。我只會以合法的方式使用漏洞。

據我所知,瑪麗安也沒有得到報酬。Aeternity可能也會偷她的東西,這可能是一場災難。 Aeternity的領導層並不瞭解這項技術。所以他們不可能僱傭到懂行的程序員。他們將能夠在區塊鏈推出之前賣掉大部分AE代幣。所以他們沒有什麼動力來提供一個有效的產品。

我想至少在未來十年內從事區塊鏈工作。請關注我的github。https://github.com/zack-bitcoin